<bdo id="40lwf"></bdo>
<bdo id="40lwf"></bdo> <menuitem id="40lwf"><progress id="40lwf"></progress></menuitem>

<bdo id="40lwf"></bdo>
<bdo id="40lwf"><progress id="40lwf"><bdo id="40lwf"></bdo></progress></bdo><bdo id="40lwf"><progress id="40lwf"></progress></bdo>
<menuitem id="40lwf"><xmp id="40lwf"><menuitem id="40lwf"></menuitem>

<menuitem id="40lwf"><xmp id="40lwf">

<bdo id="40lwf"><progress id="40lwf"><bdo id="40lwf"></bdo></progress></bdo>

<bdo id="40lwf"></bdo>
4006-01-9999
您當前位置:首頁 > 申論頻道 >申論熱點 > 社會

知網侵權判賠“壟斷堡壘”如何攻破

來源: 吉林分院2022-01-04 10:31

申論熱點材料閱讀

背景:

據悉,博士論文、碩士論文在中國知網出版,作者本人最高僅可獲得100元現金,以及400元面值的檢索閱讀卡作為稿酬。但是作者的論文每在中國知網上被下載一次,平臺就會收取15元/本甚至25元/本的費用。

在這種模式下,中國知網吸金不少。財報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知網年收入近12億元,毛利率近54%。“低收高賣”,中國知網被指“借雞生蛋”。

近日,有媒體報道稱,89歲的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趙德馨,把論文領域的平臺巨頭——中國知網給告了。原因是后者擅自收錄他的100多篇論文,趙德馨沒拿到一分錢稿費,自己下載還要付費。趙德馨最終全部勝訴,累計獲賠70余萬元。中國知網不再收錄他的文章,已收錄的也全部下架。

各方意見:

1.央視網:中國知網的授權條款涉及“霸王條款”、壟斷問題,沒有真正體現出對知識原創者的尊重。論文作者嘔心瀝血創作出的成果,發表后被收入中國知網系統,用于牟取高額經濟利益,而原作者卻無法從中獲得應有報酬。中國知網“借雞生蛋”這本創新生意該改改了。

2.中國日報:目前,中國知網正以全面應用大數據與人工智能技術打造知識創新服務業為新的起點,全面整合全球知識資源,加速構建“全球知識創新基礎設施”(CNKI2.0)。在中國知網賦能產業發展方面,中國知網將基于自身的“世界知識大數據”及大數據融合技術的獨特優勢,建設區域—產業—企業三級服務體系。

3.人民網:學術數據庫的設立,本來應該有利于學術資源的廣泛傳播,既能有效保護知識產權,又能讓公眾便捷地獲取學術資源,但從知網的所作所為來看,不僅沒有充分尊重知識產權和原作者權益,還阻礙了學術資源被廣泛傳播,不利于滿足社會對學術資源和知識的需求。

好詞累積:學術資源、知識付費、知識壟斷、行業化、霸王條款、寫作剛需、知識產權、侵權堡壘、普惠機制、知識分享、硬學術、學習平臺、良莠不齊、智商稅

美句鑒賞:1.知網的優勢就是掌握了核心的版權資源,或者把絕大部分期刊的版權資源都買斷了。中國知網如果沒有理由或者理由不充分地不斷漲價,有可能會涉及濫用市場支配地位的問題。

2.知網并沒有所謂的定價規則,每年的定價是根據當年文獻量、核心資源、獨家資源等等而定。

3.中國知網作為我國數字出版行業的領軍企業,多年來憑借自身在大數據、云計算、智能分析方面的技術積累,依托在出版、運營及服務方面的豐富經驗,探索出了一條貫穿出版、傳播、利用全產業鏈的數字出版發展之路,在行業產品標準制定、新業態探索、新模式創立等方面亦是成績不俗。

4.今天,層出不窮的讀書、聽書App、知識分享類網站,以及多種多樣的網課、微課,都說明知識傳播正在走向行業化。

5.知網不僅是從事知識學習、生產和傳播的群體的“生產工具”,而且可以、也應該作為社會成員的“學習平臺”。

6.人類自我完善的訴求和社會進步的需求不斷推動著知識普及。而每一次知識傳播壁壘的突破和分享范圍的擴大,不但帶來了人類文明的躍進,而且促進著知識本身的發展。

權威觀點:

知網侵權判賠“壟斷堡壘”如何攻破

長期從事中國經濟史研究的89歲的中南財經政法大學退休教授趙德馨,1998年退休后筆耕不輟,2018年獲評第二屆“荊楚社科名家”榮譽稱號。前段時間,老人對中國知網擅自收錄他的100多篇論文打起了官司且全部勝訴,累計獲賠70多萬元。

趙德馨老人為此維權,值得點贊,他不僅維護了個人的合法權益,也作出了良好示范,鼓勵其他權益受損的作者拿起法律武器維權。然而,個案的勝利對打破知網“知識壟斷”的作用能有多大,情況似乎不容樂觀。早在2008年,就有78名碩博士聯合狀告知網數據庫侵犯學位論文著作權,其中21起獲得法院判決支持。而后續維權的作者并不多,主要是忌憚知網的壟斷地位,作者如果希望論文被收入知網,卻起而維權,就可能遭到知網的“封殺”。

不僅是作者,不少高校在知網面前也“忍氣吞聲”。高校常用的中文學術數據庫有知網、維普、萬方等。不過,由于知網是我國唯一經國家批準正式出版博士學位論文的學術電子期刊,這讓知網成了學子的“論文寫作剛需”,也更具優勢。近年來,知網的價格有增無減,高校卻缺乏議價能力。

知網一方面高價售賣收錄的文章,一方面卻又涉嫌低價購買版權。知網收錄的文章,一部分是來自其購買版權的期刊,一部分則直接來自原作者。對于期刊的文章,知網并不會給作者支付費用,而對于直接從原作者處收錄的優秀碩士學位論文和博士學位論文,中國知網向每篇論文作者支付的酬勞也很少。

學術數據庫的設立,本來應該有利于學術資源的廣泛傳播,既能有效保護知識產權,又能讓公眾便捷地獲取學術資源,但從知網的所作所為來看,不僅沒有充分尊重知識產權和原作者權益,還阻礙了學術資源被廣泛傳播,不利于滿足社會對學術資源和知識的需求。

要破除知網的知識壟斷,不能只靠作者“單打獨斗”,更需要相關部門能夠及時介入,抑制知網壟斷價格,對侵犯知識產權的不法行為,要能依法予以懲治。只有相關部門、行業協會、著作權人等各方共同努力,才能攻破知網的“壟斷堡壘”“侵權堡壘”,才能更好地為知識產權保駕護航。

來源:北京青年報

已閱讀28% 查看剩余內容
關鍵詞: 知網侵權 編輯:cxh

上一篇:2022省考申論熱點之講好中國故事

下一篇:沒有了

18学生一级A片

<bdo id="40lwf"></bdo>
<bdo id="40lwf"></bdo> <menuitem id="40lwf"><progress id="40lwf"></progress></menuitem>

<bdo id="40lwf"></bdo>
<bdo id="40lwf"><progress id="40lwf"><bdo id="40lwf"></bdo></progress></bdo><bdo id="40lwf"><progress id="40lwf"></progress></bdo>
<menuitem id="40lwf"><xmp id="40lwf"><menuitem id="40lwf"></menuitem>

<menuitem id="40lwf"><xmp id="40lwf">

<bdo id="40lwf"><progress id="40lwf"><bdo id="40lwf"></bdo></progress></bdo>

<bdo id="40lwf"></bdo>